此生惟愿嫁根总

老来多健忘。

我真是一个本命糟心墙头抠脚CP全BE的奇女子。

本来想发把白话的刀,结果还没磨好就被俩人发的糖狠狠打了脸。。。

这里都荒废好久了啊,等有时间了写点东西(多么遥遥无期的一个念想)。

佩顿小恶魔请拿火箭筒轰死我吧!

梦到了佩顿特工,然后被neng死了三回。。。一次不小心撞到她洗澡,被一刀砍了;一次耽误她出任务,被一枪崩了;最后一次被卷进了她制造的暗杀,连环追尾,boomboom炸成了一朵呲花。。。AA虐我千百遍,我待AA如初恋。。。可是洗澡那里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看到。。。


Thank you, Amy. That's good enough for me. Truly.

短篇系列 三

How I Met Your Mother


“Sammy,我还没跟你讲过我和你妈咪第一次见面的故事吧。”

“恩……没有。”

“那你想不想听?”

“想!”

“那好,我跟你讲啊。我第一次见到你妈咪是在,恩,工作的时候。你妈咪第一眼看上去就是一个很…正常的职业女性,而且还有点敏感、紧张、弱不禁风。说实话我当时是被激起了一点保护欲的,但是就在我要尽力让你妈咪远离危险的时候,我才意识到原来她才是真正的危险。额,没错,我被骗了……作为一个高级特工,这的确挺丢人的……但这也不能全怪我,因为你妈咪也骗过了我们老板,就是你很厉害的Harold伯伯,他也被骗的很惨。恩,后来啊,后来我们慢...

短篇三则

礼物

    Root和Shaw确定关系的第二天,地铁小分队成员纷纷送上礼物表示祝贺。Finch把自己珍藏的两瓶名酒塞给了Shaw然后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再拿来洗伤口,Fusco送给Root一套Eeyore的玩偶服,无视了Shaw一脸恶心的表情,“Hey,Nutella,我觉得这玩意儿挺适合你……俩的。”TM宝宝前一天晚上就把自己收藏的Shaw吃饭睡觉表情包传给了Root,连Bear都叼了一根大大的磨牙棒放到Shaw面前。Reese环视了一周盯着他的人们,清了清嗓子,双手背在身后踱到Shaw跟前郑重地开口,“Shaw,祝贺你!这件礼物我费了很大力气才弄到手的,这...

心塞,塞到精神恍惚。。。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根妹。。。

抽风脑洞三则

一,噩梦
半夜,一向浅眠的Root被枕边人的异常惊醒。借着微弱的月光,她看到Shaw正在不安地扭动着身体,她的眉头紧缩,额间有细密的汗珠渗出,喉咙里还压抑着低沉的呜咽。Root愣了一下,随即想到Shaw一定是在做噩梦。最后那场战役实在太过惨烈,即便是感情缺失的Shaw,也难免留下阴影。念及此处,Root心疼地把Shaw搂进怀里,一边轻拍着她的背,一边柔声安慰,“It's ok, Sam. I'm here, I'm here.” 等Shaw终于平静下来,Root忍不住喃喃问道,“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仍旧迷迷糊糊的Shaw点了点头,Root正打算再安抚她几句,只听见,“我梦见你把我的牛排全扔了,逼着...

1 2 3 ————